专家称浙江考古发现符号是否为最早文字有待商

  本报2013年7月9日刊发的消息《中国最早原始文字在浙江被发现》引起史学界高度关注,各大媒体与网站纷纷转载。针对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的考古新发现,有专家认为这次考古发现“为文字起源提供新的线索”,这是“迄今为止在我国发现的最早原始文字”。但也有些专家认为这只是“先民刻画痕迹和符号”,是否为“最早原始文字”或“甲骨文的前身”都有待商榷,需要请国内最权威的专家作深入研究与论证。

  据有关专家介绍,在古陶器、古岩画上发现五六千年前的先民刻画的符号,这在我国的考古史上并非新鲜事。早在20世纪30年代,我国在裴李岗文化到商代前期的器物上,就发现许多与商周甲骨金文构形相似的“刻画符号”。1952年,在陕西西安的半坡村发现了距今6000年的陶器上的30个刻画符号。此后,类似符号不断被发现。这些“刻画符号”究竟是不是文字,学术界一直就有不同的看法。

  支持声音:庄桥坟良渚原始文字或许是一种地域文字、部族文字,与甲骨文是否一脉相承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我国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专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说,庄桥坟遗址出土石钺上出现的字符排列有序,重复出现,符合文字的一些特点,而且从原始文字的发展阶段来看,这些文字已经处于高级阶段。虽然目前将其完整释读较为困难,但其具备文字特有的表意功能。

  “良渚原始文字与甲骨文是否一脉相承还有待进一步考证,从目前来看,两者可能不是一个系统专家称浙江考古发现符号是否为最早文字有待商的文字,庄桥坟的良渚原始文字或许是一种地域文字、部族文字。”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常务院长、古文字专家曹锦炎说,这就给我们在文字研究领域开拓了新的方向,对文字史的研究意义重大。文字体系是多元的,这种多元是随着中华大地上各部族、各民族的融合和语言的融合而进行的。

  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蔡运章提出,所谓原始文字是指还不能完整记录语言的文字。在河南舞阳贾湖遗址M344:18号龟腹甲上刻画的“目”字,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陶钵上刻画的“猪形图像”等,大都是独立存在的“刻画符号”。这些应是最早的原始文字,它们数量众多,地域广泛,特征鲜明,成为文字起源和形成的一个独特现象。

  “类似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石钺上的排列成行的符号,以往在良渚文化陶器上已有发现。”蔡运章说,江苏吴县澄湖古井堆遗址出土良渚文化陶罐腹部刻有“冓戉五族”4字,上海马桥遗址下层出土良渚文化陶杯底部刻有“入田戈”3字,美国哈佛大学沙可乐博物馆藏良渚文化陶壶上刻有“孑孓人土宅厷育”7字。按照国学大师饶宗颐的观点,这些都“不同于一般孤立的单字符号,而是成文的句子”。因此,这些排列成行能完整记录语言的文字,应是我国最早的纪事文字。

  质疑声音:尚未形成文字体系的刻画符号,应称为记号或符号;“排行连刻”的符号没有早期汉字的结构,不能说是甲骨文的前身

  “把新发现的刻画符号确认为中国最早的文字,这不是首次。前些年还把山东桓台县史家遗址和山东寿光圣城遗址的兽骨刻画符号当作中国最早文字。”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范毓周认为“这都是不够慎重的做法”。他说,庄桥坟遗址发现的石钺上的刻画痕迹和符号,严格说来,既不能看作是中国境内发现的处于文字书写体系形成进程中的文字,更不是汉字书写体系形成的前身。因而把它们看作记号或符号是没有问题的,要看作是文字,似乎还很难令人信服。

  “只有厘清了原始文字的含义,我们才好就这些刻画痕迹和符号是不是中国最早的原始文字提出看法。”范毓周提出,“文字一般是以体系化的方式记录和表述语言,国际学术界称为文字体系。所谓中国原始文字应有两种含义,一是中国境内发现的处于文字书写体系形成进程中的文字,一是汉字书写体系形成的前身。中国目前公认的最早的文字体系是殷墟发现的甲骨文。因此,考古发现的尚未形成文字体系的刻画符号,学术界并不认为是文字,而是应称为记号或符号。”

  庄桥坟良渚原始文字是否为“甲骨文的前身”也引起了专家热议。河南省文字学会会长、河南古汉字研究所所长王蕴智看了相关报道中的图片后表示,对于良渚此次考古发现,从考古层面上没有任何问题,但和早期汉字没有什么可比性,它不是汉字的前身,和甲骨文不是一个系列。

  对庄桥坟遗址出土石钺上一连串的符号,王蕴智认为,良渚文化这种“排行连刻”的符号和今天的汉字不能直接简单地联系起来,因为它没有早期汉字的结构,所以不能说是甲骨文的前身。虽然从年代上讲,良渚文化比甲骨文早,但也不能说就是甲骨文的前身,这种概念不能简单地套用。另外,安徽蚌埠双墩村文化遗址也有这种符号,距今7000多年,其他很多考古文化遗址中都有。只能说,各地的原始先民都试图表达数字、表达概念,都有创造文字的冲动和尝试,但没有形成古汉字的规模和系统。这只是表明各地先民都曾有创造文字的迹象,但和汉字并不是一个系统,并不是汉字的前身。

  解读质疑:实际上是对“原始文字”的理解有误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古文献室主任刘少刚研究员指出,浙江庄桥坟遗址发现的是原始文字,与甲骨文这种比较成熟的正式文字是有差别的,是否为正式的文字有待进一步研究。

  针对业界学者的质疑,他认为,“最早原始文字”的论断表述较为严谨,目前的质疑本身实际上是对“原始文字”的理解有误。甲骨文是比较成熟的文字,甲骨文之前肯定有文字,这一判断已多有证明。“原始文字”与正式文字之间是有差别的。文字能否被称为正式文字,关键因素之一是几个字符放在一起能否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这是单独的符号所不能完成的。至于“最早文字”的认定,这是学术范围的事,并没有一个既定的程序。学术认定是自然而然的,类似我国“司母戊鼎”后更正为“后母戊鼎”一样,是一种学术的认知。(本报杭州7月15日电 本报记者 陆 健 本报通讯员 朱海洋)